无限娱乐吧手机版-名校毕业来沪闯荡结果却流浪十余年,救助站历时两年助他回家

在流浪了十多年之后,姚某生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他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曾就职于科研院所,在“下海潮”中辞职来沪闯荡,却因为特殊原因迷失自我,在上海流浪露宿十多年。
在热心市民和上海杨浦区救助管理站、公安等多方帮助下,漂泊多年的“无名氏”流浪汉终于得到妥善救治,逐渐找回记忆,并与家乡的亲人取得了联系。
6月30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杨浦区救助管理站获悉,日前,在上海流浪十多年的姚某生,终于等到久别的亲人,顺利返回自己的故乡。
受助对象姚某生(中)。本文均为 杨浦区救助管理站 供图
屡遭拒绝,持续两年坚持救助
“你是警察吗?你不是警察就不要管我!”两年前,当杨浦区救助管理站站长居加定接到热心市民报料,寻访到这位流浪汉时,他衣衫褴褛、披头散发,裹着蛇皮袋躺在黄兴路延吉中路一家银行门口。
在此后多次对话交流中,流浪汉无法表述自己的身份信息,且情绪激动、抗拒心极强,对于任何人的靠近,都十分排斥。救助站工作人员送上的食品、衣物等,都被流浪汉扔在一边,自己则继续到垃圾桶里翻捡烟头、食物。
根据接触情况,再综合多年救助经验,居加定和同事们初步判断其疑似患有精神类疾病,属于无随身物品、无身份信息、无语言沟通的“三无”流浪人员。
面对流浪汉的恶言相向,甚至投石攻击,杨浦区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并没有退缩放弃,而是换下工作服悄悄跟随,时刻关注着他的行踪,尽力保障他的生命安全。遇上寒潮、台风、下雪等灾害性天气,则及时送上衣被、食物等,帮助他渡过难关。
2020年1月21日,杨浦区救助站联合区公安分局治安支队及相关街道开展“寒冬送温暖”街面联合巡查救助时,将其护送至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治疗。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诊断其患有精神分裂症。
这名流浪汉到底是谁?他的家人在哪里?有没有可能与其家人取得联系,接他回家?随后,杨浦区救助管理站对其展开了一系列甄别救助。
“在他住院治疗期间,我们联系了公安部门对其进行人脸识别,但识别信息都不符;我们还采集了他的血样,经市救助站送市公安局进行DNA比对,也无比对结果。”居加定告诉记者,同时,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医生、区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也对他进行了多次启发,希望他能记起自己的信息。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姚某生的状况明显好转。他回忆起自己是“湖北人,1971年出生,曾在北京理工大学上学以及安徽蚌埠的中国兵器工业第二一四研究所上班”,但不肯透露其他任何信息。
多方联系比对终于联系到家人
由于正值新冠肺炎疫情暴发期间,救助站寻亲小组无法和他面对面交流,只能尽一切可能按照他透露的信息去查询。
北京理工大学表示,如果确实有这个人,也无法查询到详细信息,按当年的档案管理规定,其档案已全部抽调到别处,没有其他信息提供。
工作人员又联系了安徽省蚌埠市的中国兵器工业第二一四研究所,对方在进行询问和照片比对后,确认姚某生在这里工作过,并联系上其以前的同事、舍友。同事表示,姚某生很内向,基本不和别人沟通交流,他们也无法得知其家里的情况,但确实是于1994年从北京理工大学毕业。
姚某生在救助站。
随后,杨浦区救助站向姚某生的同事们发出邀请,希望他们能够前来看望他,通过交流,希望他能记起或愿意提供其家庭情况。但受疫情影响及工作原因,同事们一直未能成行。直到6月13日,四位同事终于来到上海。见到同事时,姚某生情绪激动,回忆起很多以前工作时的事情。
在交谈过程中,姚某生自述父亲叫姚某龙,有两位哥哥,家在湖北省黄冈市黄梅县小池镇,1994年从北京理工大学物理系毕业,并进入中国兵器工业二一四研究所工作,落户于二一四所集体户口。2003年前后,他从二一四所辞职并来上海工作,但其后几年并不顺利,期间换过几份工作,2008年金融危机后就放弃了找工作,也就没有再和家人联系,随后一直在上海流浪。
工作人员根据姚某生提供的最新详细信息,与其哥哥取得联系,并通过微信发送近照,确认了姚某生的身份,并商定了返乡接送日期。
6月22日,姚某生的大哥、二哥、侄儿,千里迢迢驱车赶来杨浦,前往杨浦区精神卫生中心、区救助管理站,分别办理了出院手续和流浪人员移交手续,将他接回了家。
“既难过又欣慰,难过的是没有想到弟弟这么多年流落街头,欣慰的是上海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找到了他,我们全家都很感激。”姚某生的大哥难抑激动的心情。此时的姚某生,在经历不为人知的心酸流浪十多年后,终于可以带着逐渐清晰的回忆结束漂泊流浪,踏上返乡的路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